--.--.--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4.15 *Thu*

2012什么的开玩笑吧|||

* 未分類 *
这两年真是怎么回事。。。。
玉树地震那边比我想的要严重的多OTZZZZ
坐在安全的地方果然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该做的东西还是要做
想起以前还没毕业时和室友在宿舍关心超常识事件就谈起过2012-2013据说是个大坎(虽然没想到这个题材还真的上大片了= =|||||),我其实抱着信也不信的心态,也没有真的很在意,现在势头真让人觉得会发生些啥都不奇怪了
不过蓝星早对我们忍无可忍了就算没个2012来个2022我也无话可说T..T

----------

ccc.jpg
封面什么快点了结吧不然来不及了


然后是以下收到乾姬的生日贺文=v=
这是猎奇题材我指定的片仓小十郎二代目片想(主公家爱妃兼)岳父大人文(我其实一直觉得这个很萌虽然我相信这么诡异的东西也就我真的萌上心了..................- -|||||
抱歉哈尼让你憋了这么久写的这么累居然真的写出来了我爱乃一万次啊一万次~~=333=
历史什么的是浮云
没关系的各位可以进来八一八-v-
雷倒请自救...
【断罪之花】


by 乾





楔子。

他是被困的兽,孤独的徘徊在荒野。荒野上有寂寥天幕,深的蓝色,仿佛是被一层层浸染出的深邃。梦中降了寂寥的雨,恍若隔世的孤独。

他的梦魇里有隋红椿花,开在冥河彼岸的痴红薄脆,就着镜花水月的隔世残卷,望见了此生难解的因缘。

于是梦就在此终结,继续不去。

连同他,都快要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仿佛是叫做片仓重长的样子。






这年,大阪冬。

隆冬的暮雪苍茫,月光映照在青年清俊的脸上,不带一丝瑕疵。仿佛他一身血痕也不过是个幻影,稍纵即逝罢了。

被无数敌兵包围在中间,握刀的虎口已然麻痹那般,感觉自己呼出的气息都带着血腥滋味,腥甜而晦涩难言。

敌人太多,所以无论砍倒几人,对方的脸都是模糊的,仿佛是水彩的晕染,没有五官,只有灰茫茫的一片。


而他终究不是嗜血的人。生在乱世的武者,沾染的鲜血,终究不过是他人的踏脚石。

体力耗尽的最后时刻,迎面而来的刀刃反光的清冷颜色都刺激不了他的双眼。


——就此结束了。


闭上双眼,预感中被砍成两断的痛楚迟迟没有来临,空气中只有兵器交接时清亮如水的一响。

[你很有勇气。]

因风雪和战事而沙哑的声线如此动听,他忍不住睁开眼。

触目的青年有着神明一般的气势,精致的脸称得上某种程度的俊雅,一身红色战甲绽放如红莲。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片仓……重长……]


家教极好的重长明知无礼却移不开目光,男子胸前悬挂着六文钱的标志闪烁显眼,难道此人正是让川家康内府寝食难安的那人——

那个——


[在下是真田幸村。]

男子牵起嘴角笑,能看出少年时的神采飞扬。

[你父亲与我是旧识,在此相见也只能说是命运吧。所有人退下。]


包围着自己的士兵全部向别的方向去了,只是幽深的树林里,几个忍者装束的人带来的压迫感,却丝毫降低不了重长的心理压力。


[真田大人……]

[回去吧。以你的资历,怎能命丧如此呢?]真田幸村笑。

[不必在意,片仓大人曾救过在下,这只是报恩罢了。]


说完,他骑着的白色骏马在原地嘶号了两声,踢踏而去。如神明般降临,如神明般消失在血染白雪的战场。

留下的片仓重长,则是一脸的恍惚。

仿佛是有人闯进了他内心的寂寞山谷,空旷而漫长的回响。








他曾这么端详天空,仿佛能看到他的命运那般。苍穹辽阔,仿佛能包容一切。而蓝色也是最寂寞之色,浸染了孤独,厌世而决绝。


[……身上的伤还有大碍么。]奥州的苍龙睨起一只金色眼眸,烟嘴上还弥绕着白色云雾。


他一人回到本阵,虽然跟随的军队已经全军覆灭,但是伊达政宗却并不生气。甚至在他说起自己是被真田幸村放回来的时候,也并没有让他切腹的意思。

甚至那双暗金色的眸子一瞬间如火焰焚烧般亮了一下,又转瞬熄灭。

片仓重长听说过从前主公和真田幸村之间的交情,宿敌挚友至此,也是毫无办法。
他看不到伊达政宗和那个人身上岁月流逝过的痕迹,仿佛是某种植物,枝干隔着千山万水,而根脉却连在一起那般。施虐而决绝。

伊达政宗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纷飞的白雪仿若他的心事飘零,白色的暗淡,天幕的灰蓝,花园里开了一树红色椿花。如血痴红而绝望的美丽。

[这场战事持续不了多久……]

许久之后,重长听到他这样缓缓说着。

[大阪方一定会议和的……所以,战争很快就会结束……]

仿佛是自语那般呢喃着的伊达政宗,独目从未离开过那树红花,仿佛是看他已然断绝的信仰,苍白的灵魂仅存的一丝挣扎。


重长低下头去。他总觉得真田幸村有一些表情好像谁,总算是有了答案。







大阪方毫无意外的议和了。

这是内府意料中的事,明明白白摆在棋谱上的一步棋。若说有什么不确定的因素,唯有那个名为真田幸村的男人。


重长听到父亲这么说的时候,抬起脸来看他。

[幸村殿……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断绝信仰的武士。]

片仓小十郎一向少言寡语,极少为了伊达家以外的事感叹什么。冬雪逐渐融化,枯木的枝干渐渐裸露,抽出新芽。


仿若腐朽的灵魂重生那般璀璨。


思念是痴缠他的常春藤。因为清醒,所以绝望,因为绝望,所以也没有什么忌惮。

是因为恨。

是因为爱。


[这真是佳偶天成啊。]

紫藤初绽的时候,迎着满园似开未开的紫色花朵,伊达政宗这么笑着对重长说。一生都在嚣张跋扈的男子露出的温柔表情,仿佛这个弱梦魇的冬日终于结束的错觉。


[……在下遵命。]

片仓重长的未婚妻,是真田幸村的三女梅。他们曾在战场上见过一面,是如傲骨寒梅般温柔美丽却也凛冽的女子。


他侧过脸去看她的时候,那女孩会大方地微笑。

这点,和她的父亲倒是相似的。


真田幸村坐在女孩旁边,清俊的脸上依旧是笑容,仿佛永远不带心事那般的自然。

偶尔和伊达政宗对视的时候,也仿佛有着几世默契那般脉脉不语。迎着繁华璀璨,梦迤奢华。

真田幸村的脖子上少了那六枚永不离身的铜钱,缠在伊达政宗的手上。默许了三生缘,默许了冥河这岸,需等几年。



满园的春花一日一日绚烂,芳菲似锦,繁云奢华。

樱花凋零的时候,都带着粉身碎骨的决绝。盲目而热情。

一如爱恋。纠缠入骨。生死相随。



这年,大阪,夏。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プロフィール

shu

Author:shu
日日妄想,定期放置

主食-
陆空(KH)
ダテサナ(BSR)
DavidRush(LR)

CP洁癖,女体控,猎奇,冷门附身



嗜好-
日系恐怖片
妖怪物语
侦探小说
历史八卦

------------------

http://shurrs.blog76.fc2.com/


Link Free

王国心开放式 →
Everlasting Lily

For LR








------------------

アンタ茸~萌死了忍不住放上来orz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Copyright © Lapis Lazuli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chaton noir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